宜萌资讯网

语言学的意义 语言与逻辑浅谈 | 语言学午餐

2018年04月20日 来源:语言学的意义 大字体小字体

  拉康断言:症状是隐喻。我们如何理解呢?我们先回到语言学对隐喻的定义。在语言学的维度中,隐喻通常被定义为一种比喻,其中某一事物通过将其比作另一事物而被描述,但却没有直接宣称一种比较。一个经典的例子即是“朱丽叶是太阳”这一措辞,莎士比亚通过把朱丽叶比作太阳来描述她那光彩照人的美丽,但却没有用“像”这个词来表明这种比较。拉康把隐喻定义为一个能指对另一能指的替代,并且提供了隐喻的第一公式。在等式的左手边,拉康在括号外写了fS,亦即意指功能,也就是意指(SIGNIFICATION)效果。在括号内,拉康写了S’/S,意指“一个能指对另一能指的替代”。在等式的右手边,则有能指S与所指s。介于这两个符号之间的符号(+)则代表着对索绪尔算法中的杠(-)的穿越,而且代表着“意指的出现”。符号≌应读作:“全等于”。因而,整个公式读作:一个能指替代另一能指的意指功能全等于对杠的穿越。

  传统的谓词逻辑只研究两种量词-「所有」和「存在」(即「至少有一个」)。广义量词理论则把研究范围大,扩展至自然语言中几乎所有想得出的量词(注意:广义量词理论中的「量词」Quantifier相当于语法学中的「名词词组」及其修饰语和限定词,这一点跟传统逻辑所说的量词概念是不同的),例如「两个」、「两个人」、「很多」、「大多数人」、「最多十个」、「张三」、「张三的」等等。此理论利用集合论的语言使各种量词的意义精确化,并对某些与量词有关的推理作出了研究和解释,例如我们可以从句子「很多人吃了雪糕」和「雪糕是甜品的子集(Sub-Set)」推得「很多人吃了甜品」。上述这种推理在传统逻辑中是无法说明的,但在广义量词理论下则获得很细致的说明。

  所谓「正确的推理方式」就是运用一些已被证实为正确的推理规则从前提一步一步推出结论。例如,根据前提「如果张三掉下海,他会淹死」和「张三掉下海」可以推出「张三会淹死」,可是却不能从「如果张三掉下海,他会淹死」和「张三淹死」推出「张三掉下海」,因为张三可能是在河中或泳池中淹死的。

  公理系统是最严谨、最理想化的推理系统,可是并非所有知识体系都必须以公理系统的形式出现。其实很多涉及推理的文章或书籍(例如数学、物理学的推理以致一般的常识推理)都不以公理系统的形式表述其知识,但这并不代表这些文章或书籍的论述缺乏逻辑性。事实上,只要其立论是从一些已被证实或公认为基本正确的观察或前提出发,并使用正确的逻辑推理,那么其定理或结论就是可靠和符合逻辑的。虽然这些观察、前提、定理和结论并不构成一个公理系统,但它们却构成一个逻辑推理系统。

  但是,若从推理系统的角度去看,那么上述两个例子的推理又并非跟逻辑学毫不相干。先看看「绝对零度」的例子。假如我们把物理学有关体积、温度和压强关系的理论看成一个逻辑推理系统,那么「不存在低于绝对零度的温度」便是其于这个系统的各种定义、观察、前提而得的符合逻辑的结论。至于「张三死了」的例子,则是典型的日常推理的例子,其特点为省略了很多前提和中间推理环节。如果我们补上这些前提和中间环节,便可清楚看到其推理模式。例如,如果我们补上以下前提:「如果张三昨天死了,他今早便不会上学」,称之为(1),再加上第二段给定的两个前提「张三昨天死了」(2)和「张三今早上学」(3),便可清楚看出该例子不合逻辑的地方。对(1)和(2)使用「肯定前件式」推理,可以得出「张三今早不会上学」(4),但(4)正好是(3)的否定。由于这个推理系统同时肯定了(3)和它的否定,造成了矛盾,亦即是不合逻辑的。

  除了上述的各种逻辑词项外,自然语言中还有很多推理是跟词义有关的,例如从句子「张三是一个单身汉」可以推得「张三是未婚的」,因为在「单身汉」的词义中含有「未婚」的意思。这种推理广泛存在于日常语言中,但在传统逻辑中却是无法说明的。由生成语法学分枝出来的「生成语义学」和「分解理论」便尝试使用形式化的方法研究这种现象,其后逻辑语义学则使用「语义公设」(MeaningPostulate)的方法,把不同词项之间的推理关系(例如「单身汉」与「未婚」)设定为逻辑系统中的「公设」(即「公理」),这样便可把日常语言中的很多推理解释为根据意义公设进行的推理了。

  以上所述是从应用的角度看日常语言与逻辑学的关系。除此以外,我们还可以从更基本的角度看这种关系。从某一角度看,逻辑学(这裡主要是就「命题逻辑」、「谓词逻辑」和各种「模态逻辑」而言的)的研究对象就是日常语言中某些极常用词项的意义。意义是有多方面的,逻辑学所关心的主要是真假的问题,因此逻辑学所研究的意义问题主要是指真假(「真」和「假」两者统称为「真值」)问题。传统逻辑最深入研究的「和」、「或」、「非」、「如果...则」、「当且仅当」、「所有」、「存在」、「必然」、「可能」等词项在决定句子的真值方面起重要的作用。可是传统逻辑所研究的词项毕竟数量很少,对于日常语言中大量存在的其他推理现象无法作出解释。

  “乾以易知,坤以简能。”要使句子更容易理解,又要精简。似乎是语言表达的终极目的,但是,语言学并非语言,语言学的意义于我像是在探索未知的奥妙,关注点在语言是如何产生的、语言的特点是什么、各种语言的异同、语言与思维、语言与文化、语言与社会。而这些问题就像是人类回溯始祖时代,产生对生命起源的好奇一样,充满着探索的欲望。而语言学的探究过程,实际上对原语言、语言研究,对生命起源、进化过程、大脑运作方式以及思维形成,不同民族种族文化本质,都具有重要的相互推动和指导意义。

  以上所述是就语义学与逻辑学的关系而言的,可以说在语言学诸学科中,语义学是跟逻辑学最有关连的。除了语义学外,语用学也涉及逻辑推理的问题,不过它所研究的逻辑推理并非经典的逻辑推理,而是有关日常语言中「言外之意」的推理。语义学是纯粹从理论方面去研究逻辑词项的意义的,而语用学则须考虑实际语言交际对逻辑词项意义的影响,有时这两者是有出入的。

  文/周家发

  反之,从「如果p,则q」和「q」却不可以推出「p」。在上述正确推理模式中的p和q可以代表任何「命题」(Proposition)(亦作Statement,相当于语言学中的「陈述句」),即如果把p和q换为任何命题,该推理仍是正确的,而不管p和q这两个命题是否真实或是否有意义。例如,假设p代表「太阳从东边升起」,q代表「一加一等于三」,那么以下推理虽然看似荒谬,但从逻辑上看去却是正确的:根据前提「如果太阳从东边升起,则一加一等于三」和「太阳从东边升起」,可以推出「一加一等于三」。

  由于逻辑推理常常须借助语言进行,因此逻辑又与我们的日常语言有密切关系。事实上,学好逻辑往往能帮助我们在进行讨论、辩论或写文章时更有条理地表达自己的思想。

  逻辑学所研究的不是个别的推理,而是一般的「推理模式」,而这些推理模式可以用符号表示。例如上段的「张三淹死」正确推理便可以表示为:给定前提「如果p,则q」和「p」,可以推出「q」(注1),此推理称为「肯定前件式」(ModusPonens)。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把逻辑推理系统看作逻辑学与其他学科知识的结合。系统中的各种概念、观察、公理不属逻辑学的范围,是其他学科的知识,但根据这些概念、观察、公理推出的其他定理或结论却是逻辑推理的结果。因此,虽然我们说逻辑学所研究的对像是纯形式的,不涉及实质内容,但是逻辑的应用却经常涉及实质的学科知识。

  逻辑学的有用性不仅在于阐明个别的正确推理模式,还在于它可以把互相有关连的推理组成为一个推理系统,而在逻辑学上最受人注目的推理系统就是「公理系统」。所谓公理系统,就是从一些不加定义的原始概念和不加证明的原始命题(即公理Axiom)出发,利用逻辑学中的定义方法和正确推理模式逐步引出其他概念和推出其他命题(即定理Theorem)。这样,公理系统中的知识就不是杂乱无章,而是有严谨结构的。较后出现的定义和定理须依赖较早出现的定义和定理(或公理),层层相扣,整个知识体系井然有序,无懈可击。

  现在可以尝试解答本文第二段的问题:日常生活中人们常常提到的逻辑究竟是否等同逻辑学中所说的逻辑。答案是既是且否,视乎你采取哪一个角度看问题。从形式上说,第二段的两个例子都与逻辑学中的推理模式不相干。它们所涉及的都是常识推理和科学知识,即逻辑学以外的知识。换句话说,光靠逻辑学的知识,是不能作出本文第二段所述的两个推理的。

  语用学(Pragmatics)与逻辑学的关系

  语义学(Semantics)与逻辑学的关系

  随著逻辑学的发展,在20世纪逻辑学家开始把研究对象扩大至更多词项和语言现象,形成了「逻辑语义学」(又称「形式语义学」FormalSemantics或「自然语言逻辑」),即运用逻辑学方法(主要是数理逻辑)研究语义问题的学科。自从逻辑学家蒙太格(Montague)在20世纪80年代把数理逻辑方法应用于语义学研究并创立「蒙太格语法」(注4)以来,逻辑语义学获得迅猛发展,继蒙太格语法及其数种改良方案之后,又先后出现「广义量词理论(GeneralizedQuantifierTheory)、「话语表现理论」(DiscourseRepresentationTheory)、「情境语义学」(SituationSemantics)、「动态语义学」(DynamicSemantics)等理论,大大扩充了传统逻辑学的研究范围,这裡且以广义量词理论为例说明此点。

  例如典型的牛顿力学(NewtonianMechanics)教科书便是从运动学(Kinematics)的一些基本概念(如位移Displacement、速度Velocity、加速度Acceleration)、有关力的合成和分解的概念以及牛顿运动三大定律出发,逐步引出其他概念和推出其他公式、定理或结论(例如有关动量Momentum和机械能MechanicalEnergy的各种概念和定理便是从前述概念和定律导出的)。虽然教科书可能会由于某些公式或定理的证明涉及艰深的数学而予以略去或简化,但这并不影响这一学科的逻辑性,因为这些公式或定理不是臆造出来的,读者只要具备足够的数学水平,便可在其他书籍找到并看懂这些公式或定理的严格证明。

  语言与逻辑是一个很大的题目,足以写一本书。本文目的只是想谈谈人们在日常生活所说的「逻辑」究竟是指什么,以及逻辑与语言的关系。

  传统上学界将语言接触和语言习得认定为语言创新与语言演变的两大重要源泉,但徐杰教授研究指出,语言特区是语言创新与语言演变的第三个重要源泉。所谓语言特区,即指那些可以合理合法地、理直气壮地突破主流常规语言规则约束的语言运用特定领域。这些区域性质特殊,能够大量催生新的语言现象和语言用法。他进一步分析认为,语言特区有三大类型,分别是诗歌文体、标题口号和网络空间,在这些区域人们能自由表达并追新求奇,反映了语言特区标新立异的基本特征。他最后总结道,研究语言特区有着重要的语言学意义,可以为深刻认识语言机制、解释语言变异、预测语言发展提供一扇独特而宝贵的窗口。

  请注意上段的推理之所以会推出「一加一等于三」这个错误结论,乃在于它的其中一个前提-「如果太阳从东边升起,则一加一等于三」是错误的,而不是整个推理模式有错误。因此逻辑学所关心的是整个推理模式的正确性,而不是个别前提的正确性。逻辑学只能保证从正确的前提出发可以推出正确的结论,至于前提正确与否,并不属于逻辑学的研究范围,而须根据其他学科或常识作出判断。

  由此可见,逻辑学所指的正确推理方式是纯粹从形式方面考虑的,而不考虑其实质内容,实质内容是其他学科的研究范围。这一点有点跟数学相似,这就是为何逻辑学与数学关系这样密切,同被称为「思维科学」的原因了。

  根据指称论,语言主要是命名和描述事物,语言的起点是个人把自己头脑中对外界事物的反映标示出来。通过发出跟内心所作分类对应的声音,人把自己的意思传达给其他人。这就是能指和所指的一一对应。最终许多个体的私人语言汇聚成了共同的语言。霍布斯和洛克强调,语言必须具有作为工具的效率。类似地,孔狄亚克说,语言必须能够让我们控制我们的想象。这一派把语言看作描述现实、传递信息的工具。语言把我们头脑中的观念翻译成词语。

  当然,《几何原本》作为二千多年前的著作,它也不是毫无缺陷的。事实上,在其面世后的二千多年中便有不少数学家指出它在某些地方还不够严谨,例如它没有采用某些「不加定义的原始概念」作为推理的起点,而是强行对所有概念下定义(注3),结果使某些概念(例如点、线、面等)的定义使用了常识性的语言,不够严格。此外,它的某些定理的证明在不自觉中使用了某些未被列为公理或未被证明为定理的事实,因而在逻辑上不够严格。这些问题直至19世纪末大数学家希尔伯特(Hilbert)出版《几何基础》,重新建立欧几里德几何的逻辑基础才最终解决。

  这裡且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经典逻辑中,「所有」和「有些」这两个量词不是互相排斥的,而是前者蕴含(Entail)(注5)后者,即我们可以从「所有学生及格」推出「有些学生及格」。这是因为「有些」的意思是「至少有一个」,而「所有学生及格」正符合「至少有一个学生及格」的条件。从另一个角度看,当某班所有学生都及格时,我们除了可以说「所有学生及格」外,还可以说「有些学生及格」。虽然后者不及前者准确,但是逻辑只考虑真不真,而不考虑准确不准确的问题,因此即使全班学生都及格,说「有些学生及格」仍然是正确的。

  在日常语言中,「逻辑」有时被用作「定律」或「常理」的同义词。例如,在语句「你说张三昨天死了,但这不合逻辑,因为他今早还有上学」中,所谓「不合逻辑」是指违反常理。另外又如在语句「这本科幻小说说某星球的温度比绝对零度还低,这是不合逻辑的」中,所谓「不合逻辑」是指违反物理定律。以上两例中所指的逻辑究竟是否等同于逻辑学中所指的逻辑呢?

  要回答上述问题,首先要了解逻辑学究竟是研究什么的?一般而言,逻辑学就是研究正确思维方式的学科。由于推理是人类思维中极重要的一部分,因此逻辑学中很大一部分的内容是研究正确的推理方式。推理的一般格式是给定某些前提(Premises),然后根据这些前提推导出某些结论(Conclusion)。

  综上所述,逻辑有广狭二义。狭义的逻辑是指逻辑学家专门研究或者逻辑学教科书、论文所讨论的逻辑,这种逻辑一般都很形式化,并非所有人都接触过。广义的逻辑则泛指一般的推理,不一定很严格或形式化,也不一定形成严密的逻辑推理系统。根据后一种定义,人们的日常生活其实在大量使用逻辑。

  由于《几何原本》非常成功地建立了几何学的公理系统,它不仅成为西方以后二千多年的几何学教科书,而且更成为其他学科公理化(Axiomatization)的楷模。例如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Spinoza)便模仿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撰写其哲学著作。伟大物理学家牛顿Newton的巨著《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也是模仿《几何原本》的体例的,例如著名的牛顿三大运动定律便是以公理的形式出现在他的著作的开首。

  什么是逻辑?

      语言学独立成系,也不是要语言跟文学分道扬镳。文学跟语言的固有关系依然存在,语言学系同样可以跟语言文学系并存。比如牛津大学在语言学系(faculty of linguistics)之外另有英语语言文学系(faculty of English language and literature)。国外知名大学在这方面的一些理念和做法不无启迪作用和借鉴意义。

  例如,古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德(Euclid)的名著《几何原本》就是逻辑学中运用上述方法建构公理系统的代表作。欧几里德的公理系统从最初的若干个定义和10条公理(注2)出发,逐步推出全书286条定理。每条定理的证明都是建基于该10条公理、先前定义的概念、先前已证明的定理以及正确的推理模式。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宜萌资讯网 http://www.856hyh.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