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萌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乡村性 爱 小 说 乡村欲爱好销魂她教我如何进入洞口

2018年07月09日 来源:乡村性 爱 小 说 大字体小字体

农村卡拉OK的美女真性感销魂 来一个瞎一个

  由于夏天天气热,加上王寡妇特别爱干净,她总是在夜深人静之后,邻居都入睡之后,接一盆清水,在院子里冲个凉,然后再去睡觉。她的这个习惯,无意中被李大活发现后,李大活就经常悄悄地躲在她家矮墙边上,偷窥王寡妇洗澡。

  眼前出现的竟然是,王寡妇竟然弄个水盆,将衣服放在一旁,光溜溜地站在在抗旱水井旁洗澡。哗哗的流水声、白嫩的皮肤,火辣的曲线,尤其是吊着的两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一晃一晃的,晃的李大活眼睛直冒金星,全身血液一下子沸腾,胯下的大伞,再一次快速撑起。

  乡村欲爱,往往比之城市的灯红酒绿要偷偷摸摸,因为思想比较保守的乡村人对欲爱与贞洁之类的东西看得比较重,一旦乡村欲爱出现不伦不类的现象,后果往往都会非常严重,轻则被人唾弃,重则逐出村庄。但是,在这个有着美艳寡妇的村庄,乡村欲爱却是说乱就乱,18岁的李大活却是和村上美轮美奂的王寡妇在床上翻云覆雨,做着活塞运动,乡村欲爱控不住……

【金瓶梅小说图片大全】 乡村欲爱

  这次,他没有直接走近路,而是绕着村外土堆儿村的耕地慢慢游荡,反正回去也睡不着,还不如四处走走,消磨消磨时间,反正明天白天自己也没什么事做,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补充睡眠。

  水井旁的王寡妇冲完了前面,开始冲洗后面,此时她将身体转了过去,将后背留给了李大活,李大活正在幻想白白胖胖的大馒头,突然发现馒头不见了,心中大为着急,赶忙蹑手蹑脚的变换方位,想继续做他的馒头梦。

  “你这个小混蛋在想什么呢?还不给我回去。”杨桃花瞪着李大壮说道。

  “李二狗?有可能,这个人比较好色,而且平日一个人生活,至今还没有讨到老婆,肯定是他。”王寡妇心里刚刚肯定是李二狗后,自己有将自己的想法否定了,“不肯能,李二狗前两天到县里建筑队当小工,至今还没有回来,根本不可能是他。”

土得掉渣才绝美 城口农村

荒村野情:寸寸销魂 情话吧 乡村欲爱大凶器

【图】乡村欲爱好销魂 她握住我的坚硬教我如

  每到春节,只要听说哪家闺女还没婚配,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踏破门槛,有的找不到老婆的农村男孩甚至找了离婚带孩子的女人结婚。

  “刘老蔫儿?这个闷瓜更不可能。”想到刘老蔫儿,王寡妇自己都觉得好笑,刘老蔫儿是村里最老实的人中的几个,平日里寡言少语,蔫啦吧唧,而且出了名的妻管严,虽然平日里也会对王寡妇投以略带色眯眯的异样眼光,但要让他大半夜偷窥自己洗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能是谁呢?”全村男人的形象开始在王寡妇头脑中一一闪过。

  李大活轻车熟路的来到王寡妇家院墙外,蹑手蹑脚的靠近王寡妇家的矮墙,脑海中想象着王寡妇洗澡时晃动着的白嫩身体,尤其是胸前两个摇摇欲坠的白色大馒头,直晃的李大活脑门充血,全身血液沸腾。

  当她端着盆经过刚才听到声响的地方,发现地下遗留下一只鞋子,于是她将鞋子捡起来,一起拿回家。

  “也不可能,都说鬼是飘着的,根本不会发出响动,而且也不会穿鞋子,一定是人。”王寡妇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合理的推断,让她否定了遇到鬼的可能性。

  “尼玛难道是那个毛头小子。”王寡妇头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的形象。

  “谁,给我滚回来,谁他妈大半夜偷窥老娘洗澡。”王寡妇突然蹲下身子,四处观望,见一道黑影快速的朝旁边奔去,便大声的呵斥道。

  掏出手机,寂寞难耐的李大活又点开了《厂妹的秘密》这本小说看,这一看不得了,里面暧昧露骨的情节让他更加压抑不住心中的火了。

  “擦,被发现了。小石块啊小石块,就是你他妈的害的老子今晚没有馒头吃。”

  “难道是路过的其他村的人?”王寡妇脑海中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不可能,大半夜的,其他村的人也得睡觉,怎么会跑那么远来土堆儿村,再说,土堆儿村本身就很偏僻,也不可能有人路过这里去别的村。”

  “尼玛人到哪里去了,不好好在家洗澡,这么晚能去干嘛呢?”李大活没有见到王寡妇洗澡,内心的激动无处排遣,心情大为郁闷,悻悻的朝村口自己住的房子走去。

  “尼玛这是要干啥啊,大半夜的跑到野地里来冲凉,难道是村里的自来水停了吗?”李大活一边直勾勾的盯着水井旁洗澡的王寡妇,一边在心里思索王寡妇不在家洗澡的一百种理由。想到最后,他认为肯定是村里自来水停水,王寡妇受不了不洗澡便上床睡觉,然后才带着水盆来到村外抗旱水井旁,接水冲凉。

  王寡妇躺在床上,思来想去,几乎将土堆儿村所有的男的都在脑海中审查了一遍,最后全部被自己一一否定。因为她能想到的所有人,不是平日里胆小,有色心没色胆,就是有色心色胆,人却不在村子中,没有偷窥的时间。

  王寡妇万万没想到,自己家中自来水停水,趁着大半夜到村边抗旱水井冲凉,本以为不会被任何人知晓,没想到却被人偷窥了半天,最后还逃之夭夭,这亏尼玛吃大了。她赶紧简单冲了一下,迅速擦干身体,穿好衣服,回家家中。

  “完了,这次肯定被发现了,尼玛以后见到王寡妇,老子怎么面对啊。”李大活心中有些后悔,大半夜的自己不好好睡觉,四处游荡,还惹出这种麻烦,都尼玛是年轻惹的祸,李大活最后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李大活离开张大田的西瓜地后,回到自己的小屋,想着刚才乡村欲爱的画面,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心中激情澎湃,浮想联翩。十八岁正是年轻人火气比较旺盛的年纪,心中充满了对女性身体的幻想和渴望,这让刚才无意中被张大田两口子挑起激情的李大活,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h高辣文合集小说网致力为您打造最优越的网络小说阅读环境。

  “难道遇到鬼了!!!”王寡妇突然一下头变得很大,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阵恐怖从内心升起,心也开始砰砰直跳。

荒村野情:寸寸销魂 情话吧 乡村欲爱大凶器

  “王二蛋?不能。这家伙胆小如鼠,即使有这个色心,也不敢大半夜背着老婆跑出来。”王二蛋首先被王寡妇排除了。

  也许王寡妇认为,这大半夜的,就是条狗也应该睡着了,何况是人,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发现她来这里洗澡的事情,所以她很是放心大胆,接完水后,朝四周看了看,见确实没有人后,直接将衣服一脱,便站在水井旁。

  “村里王寡妇,这个时间应该正在洗澡,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去看看。”李大活脑补着《厂妹的秘密》中的情节,肾上腺激素根本控制不住,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他突然一轱辘从床上跳了起来,穿好衣服,便朝村内走去,反正他是孤身寡人,对乡村欲爱之类的就应该放开手地去追求,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李大活在一阵懊恼声中,一路狂奔着逃离了抗旱水井,快速回到自己的屋子,躺在床上,心砰砰直跳,直到这时才发现,一只鞋子不知什么时候被自己甩丢了。

  “哗-哗”,正当李大活走到村西边村集体集资修建的抗旱水井边时,哗哗的流水声将李大活吸引了过去。

  出人意料的是,每晚这个时间都会准时出现在院子当中洗澡的王寡妇,今天却没有出现,透过矮墙,王寡妇院子中一片安静,屋子里也没有任何声响,丝毫没有王寡妇的半点人影。难道是跟我一样寂寞,躲在屋子里面看《厂妹的秘密》了?不可能啊,不洗个澡她那爱赶紧的性格会受得了?

  李大活一边想,一边轻手轻脚的猫着腰,朝抗旱井水走去,当天靠近水井时,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鼻血喷出来。

  原来李大活蹑手蹑脚变化方位,想继续做他的馒头梦时,一不小心左脚正好踩在田地里的一个小石块上,他身体一歪,整个人顿时倒在地上,虽然他忍住疼痛嘴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轻微的响动还是惊动了洗澡的王寡妇。

  由于李大活负责夜巡,所以他对整个土堆儿村各家各户晚上的作息习惯了如指掌。村里的王寡妇二十八岁,面容姣好,身材丰满,尤其是胸部吊着的两个大馒头,十分惹眼。平日里穿着打扮也比较的潮流,为人脾气也比较火爆,性格有点强硬,丈夫李建设两年前由于意外去世后,再没有改嫁,独自一个人生活,住在村西头的李建设留下来的房子中。

  在肾上腺激素的刺激下,李大活是真的好想扑上去将王寡妇按倒在好好地感受一番乡村欲爱。毕竟王寡妇可是村上出了名的美人,天生丽质的不知是多少男人的意淫对象呢!如果能将她压在身下欢腾一宿,畅享乡村欲爱,那真是死了都值了。所以,李大活开始蠢蠢欲动……

  “尼玛好白的身体,好大的馒头,看的老子都饿了。”黑暗中偷窥王寡妇洗澡的李大活,心中充满了各种幻想,这白白胖胖的大馒头,如果贴在身上,该是如何的柔软。

  “尼玛这是谁大晚上的私自使用公共的资源,让我抓个正着,这可是大好的立功表现机会,我可不能错过。”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宜萌资讯网 http://www.856hyh.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